挠力河毛葱

挠力河毛葱有着上百年的种植历史,因为生长在黑龙江省宝清县挠力河一带水源充足、土地通透性好的富硒沙壤沃土中而得名。

毛葱栽培历史悠久,在五千年前的古波斯,当时的卡里达王朝把它当成一种神符。毛葱与大蒜、红辣椒并称作“东北三辣”,深受东北人的喜爱。它既可以炒食,也可以生食、调味。而挠力河毛葱肉质细密、质地细嫩、辛辣味强烈,具有平肝、润肺、健胃、软化血管、促进食欲等作用,倍受青睐。

宝清优越的生态环境、独特的地理地貌、适宜的气候条件形成了毛葱的优良品质和明显的地域特色。特别是挠力河上流的冲积平原,凉爽的气温,中等强度的光照、疏松、肥沃、富含硒元素、保水力强的土壤,较低的空气湿度、较高的土壤温度,非常适合耐寒、喜肥、喜水,不耐高温、强光、干旱和瘠薄的毛葱生长。经一代又一代农民的辛勤培育,挠力河毛葱品质越来越好,扬名国内外,成为我国主要的毛葱生产地和种植技术输出地。

宝清1916年建县,早年一直被认为是亘古荒原。近年史学家在宝清发现了汉魏时期的炮台山古城的七星祭坛,证明一千八百年前这里曾有人烟。经考古学家推算,宝清县属太古层地质,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。商周时期为肃慎居地,汉晋时期易称挹娄,南北朝时期为勿吉,唐初为黑水都督府所辖,元代为辽阳行省水达达路胡尔哈万户府管辖。后来为什么会成为没有人烟的荒原则一直是一个谜。

1916年宝清正式建县。当时的居民为各地移民,移民多来自河北、山东、辽宁、吉林等省,主要民族有汉族、满族、回族、朝鲜族、蒙古族等。民族融合性好,在饮食、文化方面具有很强的包容性,在这里随处可见正宗的满族的汤子馆、回族的清真馆、朝鲜族狗肉馆。

宝清冬季漫长,而且寒冷。建县之初,物质溃乏、交通不便,蔬菜的存储和运输不方便,宝清人有储存秋菜的习惯,窖藏秋菜的品种主要有大白菜、土豆、萝卜,毛葱夏季收获,虽不是秋菜,但因为耐存储,也是不或缺的越冬蔬菜之一。

毛葱的吃法很多,可以炒熟吃,也可以生吃。熟食时可以毛葱炒肉,也可以毛葱炒鸡蛋,劳累了一天,盘腿坐在炕上喝上一口东北小烧,再品尝一口毛葱炒鸡蛋,是一种享受。宝清人爱炒毛葱淡淡的甜味,更爱生吃毛葱的辣味儿。虽然今天的物质生活极大丰富,但直到现在宝清人还喜欢直接剥了毛葱皮,用毛葱蘸酱来下饭,辣得直流眼泪却大呼过瘾。

毛葱苗也是宝清人喜欢的美食。早春时节,地表刚刚解冻,人们把毛葱直接按进园子里的田垅,个把月后,绿油油的毛葱苗就长得很高。这是每年餐桌上的第一道本地青菜,嫩绿的葱叶、白嫩的葱白,蘸着东北大豆酱,别提有多开胃了。

宝清的夏天较短,所以人们份外珍惜夏日时光。每天傍晚,街边的大排档生起炭火,烤肉串的香气在空气中飘荡。人们喜欢在室外吃饭,好像如果不走出屋子,就会错过了最美的光阴。或者是一家老小,或者是三五好友相约着坐下,一边吃肉串,一边喝啤酒,尽情享受着晚风的吹拂。这时候,毛葱是必不可少的,吃一口肉串,总要再吃一口毛葱蘸酱,就连小孩子也不甘示弱地吃上一口,一边吸着气一边说“我不怕辣”!不知是谁发明了这种独特的吃法,但是毛葱确确实实有着除膻去腻的效果,这一搭配妙不可言。如果来宝清,一定不要忘了试试这种吃法,感受一下为什么宝清人如此钟情肉串与毛葱的组合。

别以为毛葱只有这两三种吃法,在东北人的菜谱里,毛葱可是万能的,因为毛葱是炒菜时爆香调味的高手。无论炒什么,在将开的油锅里撒一把切碎的葱花总是不会错的,葱香瞬间就在空气中弥散开来,在外面贪玩的孩子闻着香味便接二连三的回家了。

0